<noframes id="111ht"><form id="111ht"></form>

<address id="111ht"><nobr id="111ht"><progress id="111ht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<span id="111ht"><th id="111ht"></th></span>

    <address id="111ht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111ht"></address>

    要把北京建成全球學術中心

    2014-6-27 00:55| 發布者: admin| 查看: 9285| 評論: 0|來自: 環境與生活

    摘要: 要把北京建成全球學術中心 ——“建設北京學術之都”研討會側記 5月31日,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和十幾位各高校和學術機構的校長、教授們,聚集在清華大學丙所的一間會議室里,探討北京如何成為世界“學術之都”的話題 ...

    要把北京建成全球學術中心

    ——“建設北京學術之都”研討會側記

     

    531日,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和十幾位各高校和學術機構的校長、教授們,聚集在清華大學丙所的一間會議室里,探討北京如何成為世界“學術之都”的話題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正在發言

     

     

    中國需要有一個全球學術中心

     

    “建設北京學術之都”研討會由清華大學社科學院院長李強教授主持,李強介紹說:“建設北京學術之都的提議,對北京意義很大,對中國的意義也很大,因為這涉及中國的學術在國際上的地位問題?!崩顝娺€透露,每年北京人大代表開會,陳吉寧校長的提案都是有關“學術之都”的。

    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接著說:“我總是感覺到北京缺少一個什么東西,我想,中國需要一個全球學術中心,這個學術中心恐怕只能由北京擔負起來?!?/SPAN>

    陳吉寧校長進一步闡述,“學術之都”不是指“大”——北京的學術體量夠大了,而是“好”和“強”。我們講大學要轉型,核心問題是我們的大學要從“大”、從“綜合”走向“強”的過程,質量是第一位的。從科技論文的發表情況來看這一點非常明顯,一開始全世界只有幾十篇學術文章,冷戰期之后突然上升。而我們中國大量的學術研究,是在全球已經有幾千篇、上萬篇的時候才出現。最近幾年開始出現好的跡象,像清華、中科院發表的論文已經在過去“冷”的地方有了,但是其中大量的是在這個研究課題開始上升的時候我們進入的,說明我們跟蹤得比較快,但這意味著在學術創造上、思想領先上我們做得不夠。做學術應該引領,而不是跟從。我們缺少一種學術自信和學術環境,或者是缺少更好的學術文化。說到學術文化,其實中國今天最缺少的是學術批判精神。中國是一個人情社會,這個人情社會在學術方面的表現,就是正常的學術批判很少。沒有學術批判就沒有學術自信,也就沒有學術獨立,也很難去引領。

    陳吉寧最后說,現在全球有三個城市特別有意思,這三個城市過去10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都是跟大學、跟學術密切相關的,一個是紐約,一個是倫敦,還有一個是以色列的特拉維夫,它們是全球創新最熱的地方,而且是把創新、創業、創意跟大學和學術結合起來的地方。中國的北京也應該成為這樣的城市。

     

    建“學術之都”事關國際話語權

     

    談到有關“學術之都”的理解和建設問題,清華大學李強教授認為,“學術之都”有兩個含義,一是強調其在中國的學術地位,二是它在世界上的意義,關鍵是要理解北京和中國學術在世界學術格局中是什么位置和地位。

    李強表示,上世紀的中國“西學東漸”了,經史子集那套東西本是中國獨立的傳統學術,后來學術領域基本上被西方占領了。到現在為止,自然科學、社會科學概念都是從西方來的,有一段時間中國跟世界脫節了,后來我們又開始重新融入世界,所以“學術之都”的核心,是怎樣處理好中西學術的關系。我們也感到困惑,現在學術的領先領域大都在西方,就是大家總說的學術高峰,比如社會學的拔尖刊物,通常被認為是美國那兩本書《美國社會學評論》 和 《美國社會學雜志》,但我們更加感到困惑,探討當今中國改革變遷中重大問題的高水平研究,難道要在美國雜志上發表才算是拔尖的嗎?

    李強指出,看來“學術之都”有一個國際話語權的問題。中國現在經濟上去了,有了一定的話語權,但還沒有太強的話語權?,F在國家提“道路自信”、“理論自信”等等,中國學者應該建立本土的學術自信。老一代的社會學家在本土化上做出過特別突出的貢獻,像費孝通、潘光旦、李景漢先生等,都是上世紀30年代國際上一流的學術大家,在國際學術界都得到承認。但是,今天我們的學術本土化做得怎么樣,是值得思考的。李強還強調說,陳吉寧校長提到學術批判,學術批判與自由的學術環境有關,大家知道這座建筑(清華大學丙所)旁邊就是陳寅恪給王國維寫的碑,就在那個小山坡下面,題字是“獨立之精神、自由之思想”。學術這個東西在一定氛圍才會產生,所謂學術管理的機制。我們現在的大學管得太多,真正讓一個人獨立創新的氛圍遠遠不夠。

     

    處理好中西和古今關系

     

    中國人民大學一級教授鄭杭生在座談時說,建設“學術之都”沒有理念不行。我在這里想介紹一本書,叫《中國大時局2014》。這本書糾正了我們過去一些不對的觀念:其實在乾隆之前,中國在學術上有一段非常輝煌的時期。那段時期,對國外我們有一個“東學西漸”的很長的過程,其中最突出的事情,就是西方文藝復興的基本觀念是中國傳過去的。大家知道,西方有1500年的宗教黑暗統治,這1500年有一個全知全能的上帝,但是中國孔夫子說“敬鬼神而遠之”。我們的神是自然神,我們有一塊土地就有一個土地廟,有一個城市就有一個城隍廟,下雨有雨神,甚至家里有一個灶王爺等等,都是自然人,沒有真正的神。這個觀念傳入西方,給啟蒙思想家萊布尼茨一直到伏爾泰極大啟發,原來世界上可以沒有這樣全知全能的上帝。所以那時候西方言必稱中國,那時候的中國是真正的學術之都,使西方在理念上解決了一個大問題。

    鄭杭生認為,建設“學術之都”第一個要處理好中西關系,第二個要處理好古今關系,第三個關系是理論和現實、理論和實踐的關系。這幾個關系的核心,是推出中國自己的東西。中國是如此之大,有如此豐富多彩的文化,我們概括不出來只能說我們是笨蛋。要進行“三個再”:對國外的東西要再評價,對自己的東西要再認識,對現實的東西要再提煉。

     

    國際化城市要有學術輻射能力

     

    北京師范大學民俗學與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董曉萍,談到有關國際化城市的學術輻射問題。董曉萍說,中國歷代首都城市除了南朝短暫的152年以外,大都建在北方,北方是中國傳統的政治中心區,北京建都,又是最古老、時間最長的之一,集中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,也形成了中國對外交流的風格。董所長介紹了他們圍繞“北京城市文化符號”的一項長達4年、對北京高校80后、90后做的問卷調查,學生們的回答可歸納為三點:一方正通達;二開放寬厚;三深刻安閑。所以北京作為“學術之都”是合適的。

    參加研討會的還有,北京外國語大學校長韓震、首都經貿大學原校長文魁、北京大學東方文學研究中心主任王邦維、北京聯合大學副校長喬東亮、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李正風、清華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劉北成、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洪大用和北京社科聯黨委書記韓凱等。(梁平)


    路過

    雷人

    握手

    鮮花

    雞蛋

    QQ|運營團隊|公益論壇|小黑屋|Archiver|手機版|tag|公益   

    GMT+8, 2021-9-21 15:11 , Processed in 0.048674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香港聯領基金 會版權所有

    返回頂部
    天天做天天爱天天综合网电影